漾濞彝族自治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图片漾濞 » 图片漾濞 » 正文
图片漾濞
1 / 6

崖桥一线天

日期:2018-08-02    点击:218    查看原图    全部展开









 
相册说明

瀑流千丈天上来,一年一遇谁心念

杨木华

当我站在那千丈瀑布对面,任一山洁白的流水飞泄而下,任脚下的深谷水雾飞腾起伏,任水流冲击峡谷的轰鸣震颤耳膜,任正午静穆的时光飞速流转,我就那样站着,想站成一步之外千丈绝壁上的一棵树,用亘古的默契与崭新的瀑流惺惺相惜……

是崭新的瀑流。这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震撼奇观,一年就出现几天,我是在与一个叫玉娟的学生的交流中偶然得知有这样的神奇景观。闷热的八月午后,突然收到她说见到瀑流出现的消息,于是我骑了摩托顺雪山河上来。抵达雪山河一级电站大门南侧,才发现过不了河。那里无桥,平时蹚水过河,今天那大的水自然过不去,转身顺另一条路走的那刻,心中既激动又担心,担心那瀑布在我绕道抵达之前突然消失,我白跑一趟空等一年。

顺公路骑车前行约两公里后,在一个转弯处驻车步行,从小路过岩桥后顺深谷南侧的悬崖边向上,就可以抵达一个梦幻瀑布的现场。

岩桥,在苍山西坡典型的V形峡谷的最窄处。上游三阳峰到雪人峰之间广阔区域汇聚成的雪山河,在这里把整个岩石地表活生生冲开冲深后奔向漾濞江,最终汇入澜沧江流向大海。两岸最窄的地方就是岩桥所在地。最初的最初,也许是倒伏的树木联通了两岸,后来的后来,搭建的木质桥成为联通的载体。到上世纪九十年代,雪山河电站出资修建了水泥桥,把那些暗藏的危险都阻隔在外。桥身以及两岸延伸的铁栏杆,让还未抵达的你,在脚底流水冲击传导上来的微微震颤中,就感受到这里的险要与不凡。那些挣扎的岁月,我曾在岩桥上徘徊。低头,脚下是窄窄的通向深谷的缝隙,只要纵身而下,人还不如一片落叶。在某个抬头的瞬间,我看见了岩壁上扎根千年的树,终于对命运释然:有些人的一生,注定是用来承受与体验苦难的。

这天,来不及怀旧的我快速过岩桥,甚至都没一眼看那棵长到我生命中的绝壁树就离开,在桥南侧一回头,我看见了北侧绝壁上洁白瀑流的一角,心就更急切了。可以从岩边村向上再折返悬崖,但我走最近的路从南侧绝壁边向上爬,走几步就拍摄一张瀑流,此刻阳光爆烈,我担心那瀑布说没就没了。这千丈瀑布,其实是雪山河一级电站前池泄洪形成。八月苍山雨水丰沛,过多的来水自然从泄洪孔飞下深谷。其实,说千丈是夸张,落差五百米还不到点,可那一山垂落的阵势,确实叹为观止。

在忐忑与激动中,我终于抵达一个平坦的台地边,拍了几张侧影后继续向上,在瀑流的正对面,支起脚架开始惬意拍摄。那水,似乎知道我的来意流得更欢了。从青木林中突然窜出的水,跌落数十米后分成三大股白练,在下段的绝壁间又合拢铺展开,可来不及飘动招展,那白练就跌入深深的河谷,一团又一团腾起的白色水雾,不知道是千丈瀑摔疼了柔骨而飞出的泪水,还是瀑布那不甘失落之心的迷茫泪?

拍了又拍的我,想寻一个更佳视角,可环顾四周却没有一个更好的立脚点。一低头,我离深谷绝壁仅一步之遥。多看几眼脚下,自己也开始害怕起来,抬着脚架往后撤。今天来得匆促,明年该带一股安全绳来,这样的拍摄,稍有闪失就一失足成千古恨。

当我被电话催促中恋恋不舍离开时,我知道,我已预约了下一个八月。明年,也许可以打听到一条下绝壁的路,换个角度,虔诚地留下苍山这神奇水韵的灵动身影。

 

线路:出漾濞城沿雪山河向东(美翕线)——雪山河一级电站厂房(约8公里,柏油路)——岩桥岔路口(约2公里,泥石路)——岩桥(小路,约800米)——岩边村绝壁(小路,800米)。若重型越野车可从县城直达岩边村,几步就到拍摄点,到漾濞后在导航中输入“岩边”即可,只是路难走。

 

 

更多»推荐图片漾濞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